湖泊

肯逸湖



肯逸湖距离马来西亚登嘉楼州首府——瓜拉登嘉楼约55公里,与彭亨州国家公园毗邻的肯逸湖(Tasik Kenyir),所占面积达36900公顷,约有52千个足球场大小,储水量高达2360万立方米,比邻国新加坡还大一倍半,是全东南亚最大的人造淡水湖泊。
肯逸湖由340多个小岛组成,前身是登嘉楼州内陆森林。当年这里群山环绕,山脚有务农人家,森林里也有百兽。1978年间,国家电气局为了水力发电而建造了肯逸水坝,以及另八个山脊水坝,切断了所有河流,把数以万计的溪流汇集在谷中,因而形成了湖中的岛屿。
 肯逸水坝在1985年建竣,由登州苏丹主持开幕,并命名为苏丹莫哈末水力发电站。肯逸湖湖水由水坝附近的十五条河流汇集谷中而成,过去的山峰变成了大大小小的岛屿,而来不及砍伐的树木被水淹没,成了枯木,意外的造就如今肯逸湖奇异的景观,也成为最天然的养鱼场。
肯逸湖东南边的水坝部分地区属于国家公园范围;而大部分的旅店、度假村和码头则坐落在湖的东面。十几年来,环绕着肯逸湖边四周的古老生态雨林生气勃勃,热带丛林间蕴藏了8千种花卉、2500种植物、1千种蝴蝶、230种鸟类、300种菌类及300种淡水鱼,不但是摄影发烧友、生态旅游爱好者及钓鱼人的天堂,也是科学研究人员的喜爱的研究地点。
 广阔的肯逸湖适合进行各种水上活动,如:滑浪、划独木舟、划木筏或乘舢板游湖等等。每年的肯逸湖赛艇会(Kenyir Regatta)和传统长艇赛更是肯逸湖的重点节目。
风景如诗如画的肯逸湖,时刻散发着诱人的生命魅力,吸引着无数人的眼光,以下一些景点更让你迫不及待想要一一游览,把她的美丽尽收眼底。
亚洲最佳观鸟区
排名亚洲最佳观鸟区十大以内的肯逸湖,除了雨季时期较难成行外,观鸟活动并没有季节性的限制,反之在林果季节来临,如榕树果和棕榈果成熟期,将吸引更多鸟类出游觅食,其中,追逐犀鸟的踪影便是观鸟爱好者的首要目标。
 犀鸟是非常典型的热带森林大型鸟类,形态优美、色彩艳丽,异常珍贵,主要分布在非洲及亚洲南部。据知,全亚洲共有三十一种品种,而在马来西亚就有着其中的十种犀鸟。如今,游客不必远到拥有犀鸟之乡美名的砂拉越,即可在肯逸湖四周雨林发现其中九种犀鸟的踪迹!这包括犀角犀鸟(Rhinoceros Hornbill,又称大角犀鸟)、双角犀鸟(Great Hornbill)、冠斑犀鸟(Oriental-pied Hornbill)、花冠皱盔犀鸟(Wreathed Hornbill)、皱盔犀鸟(Wrinkled Hornbill)、凤头犀鸟(Bushy Crested Hornbill)、斑尾黑犀鸟(Black Hornbill)、白冠犀鸟(White Crowned Hornbill)及盔角犀鸟(Helmeted Hornbill)。
吉罗鱼保育区
在马来西亚,濒临绝种的吉罗鱼(Ikan Kelah)是受保护鱼种之一,同时禁止出口。肯逸湖中的其中一条河流——午河(Sungai Petang,或称柏登河),就是培育和繁殖吉罗鱼的重要基地。据吉罗鱼保育中心(Kelah Sanctuary,成立于2005年)的护林员表示,即使肯逸湖下起连绵大雨,河床水位高涨,生长于午河的吉罗鱼也不会离开,证明当地是最适合它们生活的天堂。

吉罗鱼保护区每天只开放两次,且每日探访人数不超过四十人。从度假村乘船到吉罗鱼保育中心,船程须时45分钟。所有探访吉罗鱼的船只必须在上午10时前抵达第一站点——肯逸湖旅客资料中心(Ketengah),再转搭较小型船只,同时也必须在下午2时前抵达第二站点,即午河深处。抵达第一站点后,游客需在访客录上登记名字,同时也可阅览相关保育中心及吉罗鱼的资讯。为免吉罗鱼生活环境受到影响,凡是进入午河赏鱼的游客,都要小心照顾仅剩不多的吉罗鱼生态温床,不论进出,都不能留下任何污染物或塑料瓶等等,即使是吸烟者,也请暂且少抽两根。
通常,在水位下降期间(一般介于7月至10月),所有船只只能停泊在第一个站点,这时游客须沿着山路跋涉约1小时的时间,进入午河浅滩观赏体积较小的红吉罗,之后再往内徒步行走约半小时,即抵达成年红、绿吉罗生长地。而在水位高涨期(3月至6月),所有船只就可通过第二站点,下船后徒步跋涉约半小时就能看见浅滩的红吉罗。
加威码头(Pengkalan Gawi)是唯一进入肯逸湖的入口,游客在前往观赏美丽的吉罗鱼之前,需先到Petang Island ResortPIR)购买入场券,本地游客收费为成人RM 10及儿童RM 5;外国游客收费则是成人RM 25及儿童RM12。此外,吉罗鱼保育中心也有推出观赏吉罗鱼和享受鱼疗配套,每艘船只可承载最少六人进入午河,每人收费RM120,至于包船收费则是RM700,相关费用已涵盖入场费用。
午河开放自2008年,由于雨季是吉罗鱼的繁殖期,每年的10月至3月期间,当局将暂时关闭午河及附近的河流,同时禁止垂钓者进行任何活动。
十四个天然瀑布
肯逸湖拥有十四个天然瀑布,其中尤以Lasir瀑布、Saok 瀑布和 Tembat 瀑布最为著名。当地向导一般推荐Lasir瀑布,因为它的斜度不高,约500尺,水流分为五层倾泻而下,每一层皆激起无数水花,坐在瀑布旁的大凉亭野餐,感受水花随风飘散而至的凉意,比起在瀑布中游泳,另有一番滋味。
Lasir瀑布还有一座吊桥衔接至对面的山林,让游客可在吊桥上留影,也能一览瀑布从天而降的壮观情景。Lasir瀑布距离加威码头约16公里,从码头出发须时45分钟;距离较近的Saok瀑布则须时15分钟便可抵达。看着宛如直线飞奔而下的山水,用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来形容再适合不过了。瀑布附近有个小沙滩,很适合一家大小在那里享用美味野餐和游泳。
石灰岩探险
肯逸湖还有着著名的洞穴——Gua BewahGua TaatGua Tok Bidan。在较早前,考古学家曾在Gua Tok Bidan发现石器时代的器皿及用具,不过随着肯逸湖水位升高,该洞穴已经浸入湖底。
在肯逸湖水平线上578公尺的Gua Bewah,自去年被考古学家发现一座保存完好的中石器时代(Mesolithic)的早期墓葬及一具完美遗骸后,目前已暂时关闭,以让专家进行考察。据知被发现的古迹相信已有11千年的历史,这是继考古团队于1975年在肯逸湖巴都督比当洞穴找到新石器时代的遗骸后,第二具在肯逸湖发现的史前遗骸。
在这之前,考古学家也曾在Bewah山上发现2亿7千万年前的珊瑚和螺类化石。当地的船夫相信,Gua Bewah里住着各种各样的精灵鬼怪,当他们划船经过的时候,都显得有点紧张。

而别有洞天的Gua Taat,里面有着许多状似随时会掉下来的钟乳石,和如同从地上长出来的石笋,蔚为壮观。在进入山洞前记得带上手电筒,以免光线不足而滑倒。从加威码头乘船到山洞须时两个小时的船程,消化快容易感觉饿的朋友,记得随身带些干粮以备不时之需,与此同时,穿着尽量简便,可不必带在身上的物件就尽量不带,免得在探险时造成不便。
岸边露营,山林探险
拥有百年古老生态雨林的肯逸湖,非常适合爱好露营探险的朋友。在向当局报备露营地点、人数和山林健行路线后,就可选择你喜欢的地方,在SaokLasirCacingLeban等等河流的河岸,又或者是肯逸湖上的小岛Pulao Poh上扎营。搭好帐篷系好绳索,就可大字躺下,欣赏那似近却远,漫天繁星的美丽夜景,和同伴来个感性的交谈,还有不知名的虫鸣声为你演奏入眠曲呢!
此外,肯逸湖周边的山林亦是夜探健行的好地点,不过,在计划展开深山行之前,不论昼夜,还是先咨询当地向导的意见较为妥当,若有向导随行则是比较安全的做法。隔天醒来,看着岸边清澈翠绿的湖水,喜欢游泳的大部分跃跃一试畅游湖中的滋味。

珍妮湖



珍妮湖是西马第二大天然湖泊,水域面积约2平方公里,座落在彭亨河中游的南边。有一条5公里长的珍妮河把它与彭亨河相连。
从上空看珍妮湖,它的外形,像是花生的根,有四条如须根般的河道,把一个个鼓起如花生的小湖串在一起;小湖有宽敞的视野(当地人称为Laut,即海),河道则狭窄如羊肠小道。周围的山头,北边有Tebakang山(海拔210公尺),南边有Ketaya山(209公尺),西南边是珍妮山(641公尺)。山的倒影映在水中,更为这幅美丽的画面锦上添花。
乘船深入珍妮湖,与从地图鸟瞰地况的感受截然不同。湖的最外围,有高耸的大树长在山坡上。一簇簇聚生成高墙的露兜树(Pandanus helicopus),与一丛丛如绿色乱发的蒲草(Lepironia articulata),点缀在湖岸边和湖的中央,东一丛,西一丛,或一小片,或大如湖中岛屿,把珍妮湖围造成一座天然的绿色迷宫。
宽阔的湖面上,平静的湖水把头上的天空、岸边的绿林,和远处的高山,一模一样地绣在水面上,直到船只划过,才把这幅印在水上的画,撕裂成碎,分辨出水与天、实景与倒影。
珍妮河是珍妮湖的排水口。当珍妮湖汇聚了周围的集水区和小河的水源之后,湖水将往北经珍妮河流出,汇入彭亨河。然而,若彭亨河在雨季时河水高涨,水流反而会从彭亨河倒灌入珍妮湖。水流的天然韵律,让生活于彭亨河的大鱼,能够顺着水流游入珍妮湖,在湖中茂密的水生植物间繁殖。大自然这似乎草率的安排,其实完美的养育着丰富的生命。
可是,由于珍妮湖的湖水在非雨季时(每年五六月)将明显减少,导致水浅处船不能行,州政府因此于1995年,在珍妮河汇入彭亨河之前的河段,建盖一座水门,阻挡珍妮河的水流入彭亨河,维持珍妮湖的高水位,让船在非雨季时湖水也能行驶,以提升珍妮湖的旅游业。
自从这座小小的水门建立后,珍妮湖的生态即大大地改变了。虽然没有科学家详细的研究水门的影响程度,但珍妮湖的改变,显而易见。湖边的部分大树(Kelat树,学名:Eugeniasp.),因没有低水位时的喘息,被浸得奄奄一息;鱼群的天然洄游,被中断;水生植物适应旱涝的生活周期,被扰乱;湖周围被雨水冲刷入湖中的沉积物堆积在湖中,无法顺利排放入彭亨河。
为了弥补错误,州政府于1998年重新设计水门,调整水门的高度与构造。然而,珍妮湖与彭亨河之间鱼群的往来交通仍然受阻,Kelat树仍然没有复苏。人为的设计,又怎能取代大自然千万年来演化出的天然的韵律呢?
 珍妮湖的未来
珍妮湖是Jakun族原住民的家园,主要居住在Kampung Gumum村和Tanjung Puput文化村。湖周围的森林资源、水中的渔产,是他们的部分物资、食物来源。湖边是他们玩乐的场所、莲子是小朋友的零食。与大自然和谐共处,是他们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然而,在柏油路、水电服务、小学教育、手机收讯涌入之后,他们的生活已与过去的大不相同。唯有那珍妮湖的景色,依旧有如上帝的镜子般平静,照映出人人心中的那分纯朴。



珀乐湖
实摩莱社会以售卖巨蟒作为收入的额外来源,据捕蛇猎人所声称,一星期内他们可捕获多至十七只巨蟒,只是在河槽里置放罗网均可。这网通常只能捕捉指定的体积,同时也让甚大和幼小的蟒蛇逃脱于网中。尽管采用了挑选的狩猎,但是大量的捕获巨蟒己大大地减少了它们的种群,一旦这活动持续地进行,也许它们极大可能将难以幸存。

缓慢地进入河槽,我们看到了实摩莱民族在他们的独目舟(dugout canoes) 上于水湾处钓鱼,他们使用木薯和油棕摆在鱼网作为鱼饵。
珀乐湖旅游情报中心有一间博物馆以及提供了一些关于湖总说明的小册子,湖人和沼泽地对于区域经济成长的重要。这册子里说明了鸟类大部分品种视域以此,除了一般所见到之外,这里也包含了黑脉金斑蝶、灰色莺类小鸟、西伯利亚蓝鸥、较小的秃头鸟、有冠毛的南豆雀、马来亚孔雀雉(特定于马来西亚半岛)于不同种类的啄木鸟、翠鸟、犀鸟、老鹰、夜莺、大杜鹃、长尾小鹦鹉和鹦鹉。

虽然湖成为了超过两百种鸟类的宿主,我们发现在珀乐的鸟类非常艰难地被发现。除了灰头鱼鹰由远处飞过、数只斑驳的扇尾鸽在露兜树上嬉戏和温和的燕子之外,我们看到了一些琐碎的事物,或许是引擎的宣吵声惊吓了我们。

涉禽类和其它水鸟游禽的数量非常低,主要原因归于人类大量的狩猎。体积大的食肉鱼类也应当该死。湖里居住了大鱼如重量超过三十公斤的巨大的成年鲶鱼,假设湖中有少数的巨大食肉动物,这可导致许多在那生活和饲养的鸟类丧失掉性命。

可陆引树的树脂过去经常是实摩莱民族的主要收入来源。由可陆引树抽取的树脂(马来语称'damar') 含有高量香精油成份,另有提供了如香油的芬芳。于早期的世纪,它是马六甲码头售卖的战利品。销售的精油的主要成份、诱捕鸟类的黏土团,为建造船只而用的清漆和密封剂。